鹞式

江湖人称浪里小白龙,被被沼沼民。

        大一寒假回家过年,半年没见,站在出站口的老爸并没有什么变化,还是那半秃不秃的发型,还是那一身半旧的运动服。
        你带我去路边的早点摊吃饭。我坐在破烂的棚子里,等着你端着包子回来。蒸笼一揭开,乳白的水汽喷薄而出,你的身影笼罩在蒸汽之中,头发仿佛一瞬之间变得花白。
       不受控制的,眼泪夺眶而出。要知道你在大学里可是威风凛凛的篮球队队长呐,绕着操场跑十圈都脸不红气不喘的,连着打一天的篮球都不在话下。但那个消失在水蒸气的人,多跑几步便会蹲下身来气喘吁吁,投篮也失去了准头。我突然意识到,你不再是那个能背着我满地跑的健壮男人啦。
      “咋的了,鼻涕都快掉进嘴里啦!”你将一盘包子放在摇摇欲坠的桌子上,一边笑,一边看着我呼哧呼哧的擦鼻涕。
     “被风吹的!这风可真够烈的。”
    还好,你还在这里,没有消失在那团仿佛能吞噬一切的蒸汽之中。
    “咱们这里的包子比我在学校买的好吃多啦!”
    你坐在桌子对面,微笑的看着我。
    “好吃就多吃些!”

评论

热度(2)